两个劫匪对视一眼,矮个子一步窜过去

  • 时间:
  • 浏览:76
  • 来源:大黄狗导航

  两个劫匪对视一眼,矮个子一步窜过去,揪住中年妇女的头发掼到地上:“正好,就拿你这个官太太当人质!”

  中年妇女吓得哇哇直哭,一股涓涓溪流在大理石地面上流淌着,刺鼻的尿臊味弥漫在银行大厅里,但是人质们都不敢说也不敢动,更没人笑话这位吓到失禁的中年妇女,相反还暗暗感激她,有她在前面顶着,要死也暂时轮不到大家了。

  人质中的青壮年男子没几个,除了银行柜员金丝眼镜男,就是老三和刘子光了,高个劫匪指着地上的保安尸体道:“你两个,给我搬过去。”

  刘子光和老三对视一眼,都无奈的起身去搬尸体,老三已经认出了刘子光,心中一动,这小子怎么会出现在幼儿园门口,又怎么会紧追自己不舍,难道说他已经跟了疤子?

  这些念头只在老三脑海中一闪而过,刘子光不过是个不值一提的小痞子,对付这种人,就是三只手指捏田螺,十拿九稳,现在要操心的是怎么安全脱身,怎么洗清自己的绑架罪名。

  老三去抬尸体,自然就将妞妞放开了,四岁的小女孩还不懂事,双手抹着眼泪直往外面走,嘴里还喊着妈妈妈妈,高个子劫匪一把就将她提了起来,放在胸前当个天然的小盾牌。

  听到银行里面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喊,沈芳都快晕过去了,眼泪滂沱而下,李纨和几个年轻的妈妈在一边陪着落泪,都是当母亲的人,自然能体会沈芳的心情,女儿在穷凶极恶的歹徒手里捏着,换了谁都得这样。

  李纨紧紧捏着儿子的小手,暗自庆幸这灾难没有摊到自己身上,如果被绑架的是儿子,自己兴许还不如沈芳呢。

  忽然,沈芳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迅速抓起电话,连看也不看号码就按下接听键,歇斯底里的大喊道:“把我的女儿还回来!”

  电话那头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是中年男子焦急的声音:“芳芳,是我!刚才你打我电话了么?到底怎么回事!”

  沈芳听出是老公的声音,却再也说不出话来,只顾着哭泣,李纨见不是事儿,接过电话说道:“是妞妞爸爸么,你家妞妞出事了,就在幼儿园门口……”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阵忙音,对方已经挂了电话,可以想象那位父亲的焦躁心情,肯定是十万火急的赶来。

  放下电话,李纨才回过味来,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一直没来得及梳理,应该是这样,一个开帕萨特的中年男人绑架了沈芳母女,然后他,就是那个曾经救过自己儿子的飞人叔叔出现了,抢了自己的沃尔沃飞越花坛去撞击帕萨特,又紧跟着那个绑匪进入银行。

  沃尔沃的气囊已经被撞了出来,前头也瘪了一块,李纨的这辆40可不是长安货,而是货真价实的瑞典原装,上回修理车灯保险杠就已经花了不少钱,这回肯定维修费用不菲,但奇怪的是,李纨竟然一点也不心疼,满脑子都是那个风一般的男子。

猜你喜欢

来到奈何桥,原来孟婆也是美女,据她观察,孟婆和白常有私情……

来到奈何桥,原来孟婆也是美女,据她观察,孟婆和白常有私情……她喝了孟婆汤,味道不错,她很想再喝一碗,尚未开口就被白常一把推下了投胎涯。是的,她投胎了。天空一声霹雷,某人呱呱落地

2020-02-18

大街上早围满了人群,可惜李威在銮驾里面,百姓却是看不到的

大街上早围满了人群,可惜李威在銮驾里面,百姓却是看不到的。看着黄沙铺道,李威忽然道:“停下。”御驾夫立即将马勒住,李威走下銮驾,用手摸了摸黄沙的厚度。戴至德走了过来,解释道:“

2020-02-18

但是不是如此,毕竟他不是专家,于是大踏步走进去求证。

但是不是如此,毕竟他不是专家,于是大踏步走进去求证。这家纸行规模很大,唐朝各地的名纸,比如剡溪用古藤做的藤纸,沿海地区用海苔做的苔纸,罗州用浅香树的树皮做的香皮纸,吴中用秘法,

2020-02-18

周国公武敏之府邸,更是穷尽奢侈之事,高楼相连,飞檐蔽日。

周国公武敏之府邸,更是穷尽奢侈之事,高楼相连,飞檐蔽日。一群舞姬正在跳《胡腾舞》,舞姬大多数是各族胡女。这也无所谓,《胡腾舞》本来就发自康国,表演者也大多数是流落到长安的各族胡

2020-02-18

爱吹牛bī、不讲卫生、随地吐痰、读书时退学被老师骂……考试零分…

爱吹牛bī、不讲卫生、随地吐痰、读书时退学被老师骂……考试零分……”吴添额角一行黑线:“不讲卫生、试卷零分……哥也不是老师,你说这些干máo……”吴贵兴似乎心里甚有怨气,一说起

2020-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