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街上早围满了人群,可惜李威在銮驾里面,百姓却是看不到的

  • 时间:
  • 浏览:96
  • 来源:大黄狗导航

  大街上早围满了人群,可惜李威在銮驾里面,百姓却是看不到的。

  看着黄沙铺道,李威忽然道:“停下。”

  御驾夫立即将马勒住,李威走下銮驾,用手摸了摸黄沙的厚度。

  戴至德走了过来,解释道:“虽然黄沙薄了一些,可是国库里的情况,太子殿下,你也大约听说了一些。”

  李威摇了摇头,看着大街两边黑压压的百姓,只不过大多数衣服褴褛,还有许多灾民。本来是要驱逐出去的,让李威制止了。他说道:“戴相公,父皇说祭祀是要心诚的。如果是商纣夏桀在世,纵然献给上天再丰厚的祭祀,上天也不会领情的。”

  “太子此言正是。”

  “其实孤恨不能将这些黄沙都要略去,省下经济,多救助一些灾民。”李威这句话都是出自内心。不知道有没有神灵,如果有,宇宙之大,地球上生灵在宇宙里沧海一粟都算不上,更不要说人类了。谁会在意长安城中的小小的祭祀?但不敢说,更知道不能将这黄沙略去,毕竟再节约,有些礼制还必须要遵守的。

  人群中就有人问道:“太子刚才说了什么?”

  长安大街很宽,人群很多,可隔着士兵,离李威距离还略略有些远。李威话音又不大,即使是近处的百姓,也未必听得真切。不过总有一些人耳朵好,听了进去。

  于是迅速传播开来。

  戴至德说道:“太子此言极是。相信上天有浩生之德,一定能看到太子的仁爱之心。”

  李威不置与否,登上銮驾,忽然人群传来一阵阵欢呼:“太子仁爱,天佑大唐。”

  欢声象海上的波浪,渐渐行远,却更加雷动起来。

  李威却在心里想,这不是欢呼,是在将我往火坑里又推了一步。不过眼睛里还是有些湿湿的,站了好一会儿才回到銮驾中。

  车驾东行。

  出了东城门,经过大兴苑,渐渐就到了郊外。

  在城中看了感到震撼,到城外更是震撼,无数百姓东一群,西一堆,面黄饥瘦。时不时还能看到一堆堆新坟,在干燥的春土上,格外的刺眼。还好,李治没有为了功绩隐饰,进行驱逐,在郊外搭了一个个粥棚。

  可是效果嘛,看到那一堆堆新坟就知道了。

  所有大臣皆不吭声,大队沉默而行。

  忽然不远处传出一阵哭声,李威头伸出车外,看到三四个半大不小的孩子,以及一个妇人伏在地上哭泣。样子很可怜。情况他知道,可看不到罢了,看到了终是不忍。于是又说道:“停下。”

猜你喜欢

来到奈何桥,原来孟婆也是美女,据她观察,孟婆和白常有私情……

来到奈何桥,原来孟婆也是美女,据她观察,孟婆和白常有私情……她喝了孟婆汤,味道不错,她很想再喝一碗,尚未开口就被白常一把推下了投胎涯。是的,她投胎了。天空一声霹雷,某人呱呱落地

2020-02-18

大街上早围满了人群,可惜李威在銮驾里面,百姓却是看不到的

大街上早围满了人群,可惜李威在銮驾里面,百姓却是看不到的。看着黄沙铺道,李威忽然道:“停下。”御驾夫立即将马勒住,李威走下銮驾,用手摸了摸黄沙的厚度。戴至德走了过来,解释道:“

2020-02-18

但是不是如此,毕竟他不是专家,于是大踏步走进去求证。

但是不是如此,毕竟他不是专家,于是大踏步走进去求证。这家纸行规模很大,唐朝各地的名纸,比如剡溪用古藤做的藤纸,沿海地区用海苔做的苔纸,罗州用浅香树的树皮做的香皮纸,吴中用秘法,

2020-02-18

周国公武敏之府邸,更是穷尽奢侈之事,高楼相连,飞檐蔽日。

周国公武敏之府邸,更是穷尽奢侈之事,高楼相连,飞檐蔽日。一群舞姬正在跳《胡腾舞》,舞姬大多数是各族胡女。这也无所谓,《胡腾舞》本来就发自康国,表演者也大多数是流落到长安的各族胡

2020-02-18

爱吹牛bī、不讲卫生、随地吐痰、读书时退学被老师骂……考试零分…

爱吹牛bī、不讲卫生、随地吐痰、读书时退学被老师骂……考试零分……”吴添额角一行黑线:“不讲卫生、试卷零分……哥也不是老师,你说这些干máo……”吴贵兴似乎心里甚有怨气,一说起

2020-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