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不是如此,毕竟他不是专家,于是大踏步走进去求证。

  • 时间:
  • 浏览:81
  • 来源:大黄狗导航

  但是不是如此,毕竟他不是专家,于是大踏步走进去求证。

  这家纸行规模很大,唐朝各地的名纸,比如剡溪用古藤做的藤纸,沿海地区用海苔做的苔纸,罗州用浅香树的树皮做的香皮纸,吴中用秘法,使用麻或布履制成的纸,因为纹理极象茧丝,所以时人说的茧纸,江南楚地用褚树皮做的褚皮纸,临川滑薄纸,九江云蓝纸,扬州**笺,等等。最有名气的益州的麻纸,其次是婺州的黄藤纸,这两种纸张,即使李威本人,也是限量使用的。几乎在这家店里面都能找到。

  也不能说不好,除了普通的纸张外,象现在的优质纸张,如益州黄麻纸与婺州黄藤纸,仅从韧性、光滑来看,不亚于后世各种纸张。但有一个缺限,就是太厚了,厚得能当衣服穿。

  “大哥啊,这个纸有什么好看的?”李令月一手拿着一大包零食,一边吃着一边不耐烦地说道。

  看了一下,心中已经有数了,李威低下头说道:“我们家小公主有命,那么我们就走吧。”

  “大哥,你太宠小妹了,”李贤不由地摇了摇头。这一路上前来,只要太平公主想要,李威马上就替她购买。东市里是没有龙卖,如果有龙卖,小妹想要龙,他都能怀疑大哥会不会替小妹将龙买下来。

  不过眼睛向柜上最显眼地方摆的婺州黄藤纸瞅了一眼。

  李威看到他这个神情了,心中立即有数,其实几个弟兄当中,学问最好的还是李贤,李弘虽然也不错,可是在学问上没有李贤天赋高,他读书几乎过目不忘。

  于是又停下来,指着那些黄藤纸,向伙计问道:“这纸多少钱一张?”

  “一千两百文。”

  “多少?你不如去抢钱。”李威气怒地说道。这时候的纸张面积还是很大的,但也不能要一千两百文钱,他在邸报上看到丰收时,农民一斗米只能卖五文钱。一千两百文钱,是什么概念?

  伙计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虽然李威这一行带了好几个家仆,但长安权贵富豪不要多了海去,答道:“小郎君,婺藤皇上也喜欢,但因为制不易,只能进贡六千张。全长安,只有我们这一处有的出售。如果小郎君嫌贵,可以换其他的纸张,益州贡麻三等,每张售六百、三百、一百文,益州屑末、滑石、金花、长麻、鱼子、十色笺每张也只售五十文到三百文之间,剡纸每张分六十文到三百文不等,宋亳乌丝栏从五十文到一百五十文,吴中茧纸从四十文到八十文,杨州**笺从五十文到一百二十文,临川滑薄每张从二十文到八十文,九江云蓝从二十文到一百文,江南褚皮纸每张二十文到六十文,罗州香皮鱼子,从五十文到两百文,蒲州油细薄每张从三十文到六十文。如果小郎君还嫌贵的话,宣衢案纸、均州大模纸、杭婺越细黄白只在十五文到四十文之间,海边笞纸也这个价差不多。再贵只好买各地粗劣的麻纸了,每张只要十文到十五文。”(注)

  李威不能作声了,人家敢情也会卖品牌效应,再加上物以稀为贵,才将婺州黄藤价格扬上去的。其实其他的,比如普通的麻纸只要十文,这么大的纸张,再加上这个厚度,以现在的工艺技术,售价也不算贵的。

猜你喜欢

来到奈何桥,原来孟婆也是美女,据她观察,孟婆和白常有私情……

来到奈何桥,原来孟婆也是美女,据她观察,孟婆和白常有私情……她喝了孟婆汤,味道不错,她很想再喝一碗,尚未开口就被白常一把推下了投胎涯。是的,她投胎了。天空一声霹雷,某人呱呱落地

2020-02-18

大街上早围满了人群,可惜李威在銮驾里面,百姓却是看不到的

大街上早围满了人群,可惜李威在銮驾里面,百姓却是看不到的。看着黄沙铺道,李威忽然道:“停下。”御驾夫立即将马勒住,李威走下銮驾,用手摸了摸黄沙的厚度。戴至德走了过来,解释道:“

2020-02-18

但是不是如此,毕竟他不是专家,于是大踏步走进去求证。

但是不是如此,毕竟他不是专家,于是大踏步走进去求证。这家纸行规模很大,唐朝各地的名纸,比如剡溪用古藤做的藤纸,沿海地区用海苔做的苔纸,罗州用浅香树的树皮做的香皮纸,吴中用秘法,

2020-02-18

周国公武敏之府邸,更是穷尽奢侈之事,高楼相连,飞檐蔽日。

周国公武敏之府邸,更是穷尽奢侈之事,高楼相连,飞檐蔽日。一群舞姬正在跳《胡腾舞》,舞姬大多数是各族胡女。这也无所谓,《胡腾舞》本来就发自康国,表演者也大多数是流落到长安的各族胡

2020-02-18

爱吹牛bī、不讲卫生、随地吐痰、读书时退学被老师骂……考试零分…

爱吹牛bī、不讲卫生、随地吐痰、读书时退学被老师骂……考试零分……”吴添额角一行黑线:“不讲卫生、试卷零分……哥也不是老师,你说这些干máo……”吴贵兴似乎心里甚有怨气,一说起

2020-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