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吹牛bī、不讲卫生、随地吐痰、读书时退学被老师骂……考试零分…

  • 时间:
  • 浏览:34
  • 来源:大黄狗导航

  爱吹牛bī、不讲卫生、随地吐痰、读书时退学被老师骂……考试零分……”

  吴添额角一行黑线:“不讲卫生、试卷零分……哥也不是老师,你说这些干máo……”

  吴贵兴似乎心里甚有怨气,一说起来丝毫没停歇意思,事无具细求疵,滔滔不绝,连李民强拉完屎后只用一张纸抹屁股也深之谴责,对比于刚才吴添夸夸其谈,竟然隐隐有长江后làng推前青出于蓝而胜蓝之感。

  正在此时,前面微微一黑,有几个人挡在车前。

  吴添抬眼望去,都是陌生面孔。

  “下车……”阻挡的人中有一个鼻梁笔直,三十岁上下的男人对着吴添示意。这倒不是说他眼光一眼从众人里分辨出吴添是头儿,而是吴贵兴对着吴添那一脸是“贱相”,只要长双眼睛,都能瞧出吴添是其中的话事人。

  吴贵兴刚上车不久,这些人便出现,不用说,是暗中跟踪吴贵兴已久。

  车内众人对视一眼,知道正戏上演,吴添做了个动作,纷纷推开车mén鱼贯而出。

  岂知吴贵兴这个贱人,见到对方,竟然面l

  拼命在后面拉着吴添的衫尾,急道:“村长,村长,他们不是李民强的人!”

  吴添踏下车mén,衫尾他没扯着,反被扯着kù带。吴添身躯胖大,虎腰圆粗,kù带本来就紧窄,这么往后一拉勒,险些要断。

  尼玛的,吴添生怕他拉断,也不顾大庭广众,慌忙chōu扶着kù带停下来。

  不是李民强的人?吴添带,“威风凛凛”而狐疑地打量着这帮人,等待着吴贵兴解释。

  “他叫宋金,在大会镇,是李民强的众所周知的对头。”吴贵兴凑在他耳畔压低声音道。

  “李民强的对头?”吴添甚是意外,没想到大会镇倒也龙争虎斗,这么复杂。不过转而一想,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就有利益冲突,就有竞争。在青平镇,

  他既能和孟蜀、林大龙三足鼎立,争个头破血流,在大会镇,李民强虽然势力不但想来,应该也自有其对手。

  只不过这李民强对手竟然暗里跟踪吴贵兴,巡迹而来,瞄上自己,这关节可不简单。

猜你喜欢

来到奈何桥,原来孟婆也是美女,据她观察,孟婆和白常有私情……

来到奈何桥,原来孟婆也是美女,据她观察,孟婆和白常有私情……她喝了孟婆汤,味道不错,她很想再喝一碗,尚未开口就被白常一把推下了投胎涯。是的,她投胎了。天空一声霹雷,某人呱呱落地

2020-02-18

大街上早围满了人群,可惜李威在銮驾里面,百姓却是看不到的

大街上早围满了人群,可惜李威在銮驾里面,百姓却是看不到的。看着黄沙铺道,李威忽然道:“停下。”御驾夫立即将马勒住,李威走下銮驾,用手摸了摸黄沙的厚度。戴至德走了过来,解释道:“

2020-02-18

但是不是如此,毕竟他不是专家,于是大踏步走进去求证。

但是不是如此,毕竟他不是专家,于是大踏步走进去求证。这家纸行规模很大,唐朝各地的名纸,比如剡溪用古藤做的藤纸,沿海地区用海苔做的苔纸,罗州用浅香树的树皮做的香皮纸,吴中用秘法,

2020-02-18

周国公武敏之府邸,更是穷尽奢侈之事,高楼相连,飞檐蔽日。

周国公武敏之府邸,更是穷尽奢侈之事,高楼相连,飞檐蔽日。一群舞姬正在跳《胡腾舞》,舞姬大多数是各族胡女。这也无所谓,《胡腾舞》本来就发自康国,表演者也大多数是流落到长安的各族胡

2020-02-18

爱吹牛bī、不讲卫生、随地吐痰、读书时退学被老师骂……考试零分…

爱吹牛bī、不讲卫生、随地吐痰、读书时退学被老师骂……考试零分……”吴添额角一行黑线:“不讲卫生、试卷零分……哥也不是老师,你说这些干máo……”吴贵兴似乎心里甚有怨气,一说起

2020-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