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两人的拳头相接、杜宇考虑如何收力的时候

  • 时间:
  • 浏览:25
  • 来源:大黄狗导航

  就在两人的拳头相接、杜宇考虑如何收力的时候,忽然王啸老爷子的拳头化掌,一招野马分鬃,软绵绵的将杜宇的拳头拨到一边,杜宇的这一拳仿佛打到了棉花上,风雷拳的拳劲落了空,嗓子一阵发甜,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王啸的掌再变手刀,已经顶到了他的咽喉。杜宇能清晰的感觉到那一瞬间王啸手刀蕴含的气足以让失神于他诡异变招和那股莫名其妙牵引力的杜宇吃个大亏。

  汗滴,顺着杜宇的额头大滴的流下,同时他的心里隐隐的觉得抓到了什么,却又想不出,就呆呆的愣在那里,王啸没有打扰他的思考,转身默默的走到离他几步远的地方,马步轻蹲,再度打起这套拳法。

  良久,杜宇终于从沉思中缓过神来,望着王啸戏谑的眼神不好意思的道歉:“王叔,对不起,刚才看到你的这套拳法,实在是心折,心中试想了几种知道的拳法皆没有必破的把握,最后只好用最简单的方法看看以绝对的力量能否打破那倒防守的枷锁,可是没想到却反而被你抓到,不知道刚才为什么我的拳头忽然就打空,整个力道完全被卸掉呢?”

  王啸哈哈一笑:“小宇,看的出来你也是有这方面底子的,我这套拳,其实只是咱们国家最流行的一套“太极拳”而已,在中国,基本一半人都能比划两下,你刚才的拳法很刚猛,看的出来,本体应该是以纯**力量进行打击,而太极拳则是以练气为主,讲究的是一个“四两拨千斤”以巧破力的概念。“

  四两拨千斤?好形象的比喻,杜宇越想越对这种拳术感兴趣,不过来日方长,也不急于这一时,对于打量了一下王啸,道:“王叔昨晚睡的可还好?看您今天依旧这么勇武,貌似我的治疗方式并没有对您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那么今晚我们可以进一步的治疗一下。”

  王啸随手扔给杜宇一条擦汗的毛巾,一边笑呵呵的道:“说起这个我还要感谢你,差不多有两个月了。从没有好好的睡着过,几乎全是噩梦,昨晚睡的特别的踏实,所以今天也就多运动一下。”

  可杜宇听完之后却突然面色大变,两个月!?这种怨灵诅咒术之类的东西,附在人身上一天都会不断的撞霉运和影响精神,王老爷子竟然已经有两个月了,这件事情应该还有更多的阴谋,杜宇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了王啸。

  王啸倒是没有特别大的反映,招手叫杜宇坐在自己的面前,缓缓的道:“今早趁着天地灵气初开的时辰,加上昨晚你的治疗,我终于想到我是在什么地方着的道了。”王啸严重闪过一丝懊恼。

猜你喜欢

来到奈何桥,原来孟婆也是美女,据她观察,孟婆和白常有私情……

来到奈何桥,原来孟婆也是美女,据她观察,孟婆和白常有私情……她喝了孟婆汤,味道不错,她很想再喝一碗,尚未开口就被白常一把推下了投胎涯。是的,她投胎了。天空一声霹雷,某人呱呱落地

2020-02-18

大街上早围满了人群,可惜李威在銮驾里面,百姓却是看不到的

大街上早围满了人群,可惜李威在銮驾里面,百姓却是看不到的。看着黄沙铺道,李威忽然道:“停下。”御驾夫立即将马勒住,李威走下銮驾,用手摸了摸黄沙的厚度。戴至德走了过来,解释道:“

2020-02-18

但是不是如此,毕竟他不是专家,于是大踏步走进去求证。

但是不是如此,毕竟他不是专家,于是大踏步走进去求证。这家纸行规模很大,唐朝各地的名纸,比如剡溪用古藤做的藤纸,沿海地区用海苔做的苔纸,罗州用浅香树的树皮做的香皮纸,吴中用秘法,

2020-02-18

周国公武敏之府邸,更是穷尽奢侈之事,高楼相连,飞檐蔽日。

周国公武敏之府邸,更是穷尽奢侈之事,高楼相连,飞檐蔽日。一群舞姬正在跳《胡腾舞》,舞姬大多数是各族胡女。这也无所谓,《胡腾舞》本来就发自康国,表演者也大多数是流落到长安的各族胡

2020-02-18

爱吹牛bī、不讲卫生、随地吐痰、读书时退学被老师骂……考试零分…

爱吹牛bī、不讲卫生、随地吐痰、读书时退学被老师骂……考试零分……”吴添额角一行黑线:“不讲卫生、试卷零分……哥也不是老师,你说这些干máo……”吴贵兴似乎心里甚有怨气,一说起

2020-02-18